万博手机版|水晶宫球衣赞助商|NBA火箭队官方赞助商

021-52230045

公司新闻

李迅雷:中央应加杠杆 企业与民居部门去杠杆万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18-12-15 12:02

  12月11日,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迅雷在由中国经营报(博客微博)社主办的“2018(第十届)卓越竞争力金融峰会”上表示:“展望2019年,经济稳中有变,同时在改革和开放方面,值得期待”。

  李迅雷预测,明年我国GDP增速大概会维持在6%到6.3%之间,仍处于减速过程。而房地产投资将会继续回落。“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是9%左右,明年我估计大概在5%左右,几乎是减半的增速”。对此,他给出的原因是:明年商品房销售面积负增长,房企资金已经出现明显紧缺,购置土地和建筑安装投资能力不足,而棚改货币化政策已经到了后期,不可能再加大力度。

  另外,李迅雷认为,明年在减税方面虽有空间,但不应抱以过高期望。“减税的幅度取决于政府支出,由于政府支出是刚性的,再加上由于经济增速下行导致的政府收入增速放缓。”因此,其预测减税幅度在1.7万亿元左右。

  而关于业界有所担忧的通胀问题和汇率问题,李迅雷持乐观态度。其表示,明年不会有明显的通胀,反而存在一定程度上工业通缩的压力。汇率方面,李迅雷认为,人民币确实有贬值压力,但没有很大贬值空间,其预计明年人民币或许见顶于7。

  针对以上分析,李迅雷的建议是,明年中央政府应该加杠杆,企业部门跟居民部门应该继续去杠杆,以便优化经济结构,同时也为“稳增长”提供更大的空间。

  展望2019年,李迅雷认为,外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下降趋势保持不变。其解释称:“在2008年之前,外需对中国经济的边际拉动作用比较大(不否认内需增长的贡献),例如2005~2007年商品和服务净出口拉动我国GDP增速平均为1.6个百分点,贡献率达到13%。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发达经济体需求一蹶不振,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边际贡献转负,国内开启需求端的刺激政策。”

  另外,李迅雷认为,中国出口占全球的份额很难再提升。被称为“强力五国”的马来西亚印度泰国、印度尼西亚与越南,出口增速走势不断抬升。他举例称:“观察中国与越南货物贸易出口增速的走势,就可以发现,早在2010年中国出口金额同比增速已经低于越南。例如纺织等具体产业,向海外转移的迹象也早就出现。早在2014年,国内纺织业已经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建立超过2600家纺织服装生产、贸易和产品设计企业,其中大多数分布在亚洲。2004年到2015年,国内约有200家服装企业在东南亚建设了生产车间。”

  同时,纵观世界几大经济体,李迅雷表示:“2019年的全球经济都在往下走,比较明显的比如说日本经济又是接近于零增长,欧洲经济也不行,关键在于美国也撑不住了,美国第二季度的GDP增速比较高,到了第三季度就开始走弱了,而且特朗普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,并没有让美国的贸易逆差缩小。”

  从中美经济发展趋势来看,李迅雷表示,美国经济已或到阶段顶点。“今年以来美国经济保持一枝独秀,二季度GDP增速甚至达到4.2%的高点,但到了三季度,实际GDP增速只有2.83%。此外,油价回升、采掘业投资高增长也对经济有带动,但最近油价已经大幅下跌,表明美国经济已经到了复苏尾声。”

  中国经济方面,李迅雷认为,中国经济减速对欧美经济有引领作用。“2008年以后发达经济需求一蹶不振,中国通过刺激房地产和基建,逐渐成为全球增量需求的重要来源。所以,中国发电量、房地产投资增速等指标均领先欧美采掘、制造业经济大概半年左右,来自中国的增量需求对全球经济的带动作用非常明显。中国经济增速去年下半年开始减速,欧洲、日本今年以来均下台阶,美国仅仅是节奏上的差异,未来也会受到影响。”

  谈及今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,李迅雷表示,中美摩擦升级,美国同样受伤。“不管是从经济学理论还是从历史经验分析,中美贸易摩擦也会对美国经济构成冲击。上世纪20~30年代,欧美之间也曾爆发大规模贸易冲突,最终导致双方的进出口增速均大幅下行。当前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更高,大规模贸易摩擦会带来互相伤害的结局。”

  在李迅雷看来,贸易摩擦增加交易成本,中国需要时间掌握核心技术。“中美贸易摩擦给中国敲响了警钟,美国关税清单主要针对中国制造2025,意在遏制中国发展。中国出口在全球的份额占比已经连续9年居世界第一,但出口商品的附加值明显偏低,例如自动数据处理设备、无线电话机配件、计算机和电子产品的整体附加值比重只有45%,远低于其他国家,而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的附加值占比都超过80%。从国际分工的角度看,中国的分工主要是附加值相对较低的制造、加工和装配,要想提高附加值,也必须依赖创新,掌握核心技术。”李迅雷如是说。

  回顾2018年,李迅雷认为经济下行承压,需求全面下滑。展望2019年,李迅雷表示:“基建升地产降,固定投资放缓。”在其看来,“地产投资难以回到强刺激模式,小城市调控收紧是大势所趋,预计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或现负增长;今年上半年城投公司的有息负债规模只增长了3万亿元,不到去年的一半。故2019年基建投资略有发力,但受制于隐性负债规模,力度亦相对有限,基建投资增速难以回升至10%上方;在总需求下滑的背景下,企业盈利或有恶化,制造业投资稳中趋降;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将降至5%以下。”

  另外,随着棚改政策逐渐收紧,地产刺激空间亦有限。李迅雷表示:“过去两年,一二线房地产调控收得很紧,万博手机版!但三四五线小城市一直在推行棚改货币化,带来小城市房价、销售、投资均好于一二线城市,但也孕育出了新的泡沫风险。今年以来,棚改货币化合同审查权限统一到国开总行,10月国常会提出对于商品房库存不足、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,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。所以,小城调控收紧、大城难有大松,地产即使进一步刺激的空间并不大。”

  在消费方面,李迅雷表示,2017年占人口20%的高收入阶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4934元,增速为9.5%,但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增速只有7.3%,农民工收入增速只有6.4%。2018年前三季度,全国居民收入名义增长8.8%,实际增长6.6%。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名义增长8.5%,实际增长6.3%。当前居民杠杆率接近60%。

  但李迅雷并不同意“消费降级”的观点,其认为:“消费增速回落,但不影响消费升级。目前没有数据表明消费在降级,我国高等消费仍在上升,消费升级的速度下降并不代表消费降级。”

  李迅雷认为,收入分化导致消费分化。“就国内而言,去年茅台600519股吧)可以涨价,而其他中低端白酒则涨价幅度非常有限。但未来去杠杆持续、房住不炒,经济下行,资产价格滞涨,居民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增速均会承压,短期对各层级的消费都会有一定冲击。”李迅雷称。

  针对以上分析和展望,李迅雷亦从对策方面提出了四点建议。即:增大政府扶持力度,做大做强新动能;增加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在R&D中的支出比重;减税降费,释放降低企业成本;扶持民营企业应与国企改革结合起来。

  李迅雷解释道:“为了扶持新兴产业的发展,我国政府产业投资基金增长飞快,2014年基金的目标规模只有3000亿元左右,2015年一举突破至1.6万亿元,2016~2017年更是达到3.5万亿元以上的规模。万博手机版,而这些产业投资基金主要投资于新一代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、新材料、生物行业、节能环保等行业,即战略性新兴产业。”

  在减税降费方面,李迅雷表示:“减税势必要政府加杠杆,对于部分行业的盈利改善是较为直接的。近期政策层表态支持民营经济发展,个税下调且可抵扣,增值税有望进一步减并。”

  另外,李迅雷建议,中央政府应该加大举债的幅度。“因为虽然全社会的杠杆率水平上升比较快,但是政府的杠杆率还是比较低的。美国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后,政府的杠杆率水平上升了40%,而我们现在中央政府的杠杆率水平只有20%,而背后的资产规模又是非常大。所以,我觉得明年应该就是中央政府加杠杆,企业部门跟居民部门是去杠杆,这样可以优化结构,同时也为‘稳增长’提供了更大的空间。如果在这个背景之下又能够推进国企改革,这样国企跟民营企业之间的关系就能够处理的更好。”